唐吉柯德

杰罗麦是个骗子,但只有一次他没撒谎

*第一次写文求不喷QAQ
*ooc是一定有的
*小短篇
*杰罗姆真是小天使
*小学生文笔_(:з」∠)_
*甜的要命清注意食用,小心甜掉牙哦wwww
        “……Well,看来是我失败了……杰罗姆,你终究和我不是一路人……”
         杰罗麦很小就喜欢杰罗姆了,小到他记不清是什么具体是什么时候,那种从心底涌出的甜蜜的令他厌恶的情绪。杰罗麦喜欢看到杰罗姆被他陷害时哭的一塌糊涂的脸,这令他很开心,开心的仿佛得到糖果的孩子,不过糖果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倒是杰罗姆喜欢的很,偶尔给他一两块就开心的不得了。
       “我知道这并不正常。”杰罗麦看着再次因他陷害遭受痛打的杰罗姆暗暗想到“但他不知情的跑到我这儿哭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他看了看表,距离杰罗姆开始被打的时间已经过了10分钟,差不多了。杰罗麦活动了一下站的有些麻的双腿,不紧不慢地走向门口,就像无意间路过一样,看到被暴打的杰罗姆装出慌张的模样用那张好孩子的面孔替杰罗姆求情。大人们永远更疼爱看上去乖巧的孩子,数落了杰罗姆几句就离开了。等那人走远了,杰罗麦看了眼红着眼圈却没哭出来的杰罗姆,从衣兜里掏出药膏给杰罗姆慢慢抹着。杰罗姆瘪了瘪嘴,却没哭出来,这就让杰罗麦不是很开心了,杰罗姆已经很多次被打后忍着不在他面前哭了。“难不成杰罗姆发现是我动的手脚了?不应该啊,我做的应该是天衣无缝的……”杰罗麦一边想着一边为杰罗姆上药,动作一点停顿也没有,忍谁都看不出他在想别的事。
               “bro……”杰罗姆低声说道,“……只……离开……”声音小的和蚊子一样,离杰罗姆有些距离的杰罗麦自然是听不清的,即便是杰罗麦听力不错也只能听见几个音节。杰罗麦皱了皱眉说:“你刚才说什么了?我没听清……还是说刚才那人打到你的喉咙了?”说到后半句杰罗麦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意。虽说杰罗姆被打这事是他一手促成但若是把杰罗姆伤的太重他也不会让那人好过的。
      “……没有,也没啥事,就是说这次打的可真狠,太他妈疼了。”杰罗姆摇了摇头抱怨到。
       “呵,那你这回怎么不哭了?”杰罗麦装作不经意地问起了他最在意的问题。但这次直到上完药杰罗姆也没有回答他。杰罗麦见他不答便也不再逼他了,将疲劳的杰罗姆哄睡着后,杰罗麦就将好哥哥的面具摘了下来,他看着杰罗姆的睡颜,嘴角微微勾起,却又好似想到什么马上变回了面无表情的样子。杰罗麦低头轻吻了一下杰罗姆的嘴角,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在杰罗姆耳边说道:“我爱你,杰罗姆。”之后有些自嘲地想“居然会爱上自己得亲生兄弟……我可真是……疯的不轻……不过疯子可不会在意这些,那就让他和我一起疯吧 ……”疯子在这一刻跑出了牢笼,抓住杰罗麦的理性跳起了名为疯狂的华尔兹。
         自那之后,杰罗麦开始刻意向杰罗姆暴露出破绽,让他发现自己在陷害他,然后离开了,从他的视线里彻底地消失了。多年后,杰罗姆化作疯狂的代言找到了杰罗麦,杰罗麦激动的甚至想直接暴露本性,但还不到时候,等他完成最后一步,他就可以和自己一手创造出的小疯子一直在一起了!但他终究还是晚了,最完美的杰作昙花一现般消失了,杰罗姆死前的笑容还留在脸上,映入杰罗麦的眼,刻在心头挥之不去。但杰罗麦认为自己难过的并不是杰罗姆的死,而是自身的失败,杰罗姆还是杰罗姆,从没变过,他玩够了,所以走了,像个任性的孩子。可他爱的就是那个孩子,不是吗……
        杰罗麦是个骗子,但只有一次他没有说谎。

今天打排位时把魔术师绑上椅子后我还以为会是佣兵或医生来救,结果慈善家来了。我当时就好感动心想欺诈组真好吃!然后就把克利切敲倒了。
我裘克祝你们百年好合幸福美满

又搞了张哥哥的,搞完睡觉……(๑>؂<๑)

看到好多人都搞这个,凑个热闹。嘿嘿嘿
……

今天第一次做了个有关温家兄弟的梦,开心的冒泡
人物有点ooc……
梦开始温家兄弟一如既往的在办案子,对手是个女巫,中途出了个小差错Dean被女巫泼了一脸谜之液体,结果好像有一点进了眼睛,不过液体是透明的Dean也没在意只当是水。两兄弟成功把女巫给灭了后Sam就问Dean被泼了之后有没有什么反应,Dean就大大咧咧的说没事估计就是水,Sam不太信,不过也没多问。之后过了几天Dean也没什么事,Sam就渐渐忘了这回事儿。
过了一段时间兄弟俩又去办案子,这回只是个鬼很简单就完事了。这次的案子是在一个挺繁荣的地方,两兄弟就决定在这儿放松两天再回去。两人在回去的时候Sam看着Dean的眼看了好久,然后说:“你眼睛有点发黄啊,难道你戴美瞳了?”Dean就说:“去你的!我才不会戴那种娘兮兮的玩意儿,要戴也是你会戴好嘛。”
回到地堡里,Dean就做了个关于黄眼恶魔的噩梦,就是黄眼恶魔又回来了,然后杀了他所有朋友,亲人,最后在杀了Sam的时候Dean被吓醒了,他跑到卫生间洗了把脸,结果发现自己眼睛全变黄了,和梦里黄眼恶魔的眼睛一模一样。Dean就有点慌,又怕告诉Sam会让他担心,就给Sam留了张纸条说地堡里的酒不多了,他出去买点,顺便会买点吃(pie)的回来,别担心。
Dean开着impala跑到离地堡最近的一个镇上,找了家买隐形眼睛的(居然还真有),挑了款和他原本眼睛颜色最像的美瞳,咬牙切齿地戴上了,然后又跑去买了酒和pie还有Sam喜欢的蔬菜沙拉。回到地堡时Sam正在找活干,Dean就问他找到什么了没,Sam说没有,最近和平的奇怪,没有鬼魂作乱,没有恶魔捣蛋,可能是上帝良心发现开始管事了。Dean看着Sam笑着,愣了一下才扯出一个微笑说是啊。
Dean本想着有几天眼睛就能恢复了,结果却并没有好转。Dean就开始在晚上悄咪咪地从地堡里找资料看,然而啥都没找着。Dean就去找了一个认识的女的(这里记不清是谁了,反正好像是知道黄眼恶魔),和他说必须找出办法,他觉得事情很不妙,原话好像是:“我现在不需要睡觉,这不是什么好事。我开始搞不懂Sam说俏皮话的有什么好笑的!我觉得我的情感几乎消失了,天啊,而且我的眼睛越来越像黄眼恶魔!”(这时候Dean已经把美瞳摘了)他急得拍桌子,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梦断了QAQ
有大大要写这个脑洞吗……简直……我都不知道我的脑子是怎么想到这么扯的梦的눈_눈